巴基斯坦研究中心
巴基斯坦研究中心

首页 - 工作动态

工作动态/ NEWS

What is it like to live in Pakistan?

发表时间:2019-12-06
浏览次数:7055
字号 【  关闭

What is it like to live in Pakistan?

 

俗话说入国问禁,入乡随俗。来了巴基斯坦七年多了,非刻意,不知不觉之间捡起来了巴基斯坦人的好多习惯。

穿五颜六色的衣服

现代的中国人偏爱极简主义,穿着要简单素雅,加上“穿衣服身上的颜色不要超过三种”这个默认的穿衣搭配规则,于是乎,若是一身桃红柳绿,定会被人说成是穿着乡气扑鼻的东北棉被。但巴基斯坦人对色彩却毫不吝啬,红的衣裳,绿的裤子,抑或是黄的衣裳,绿的裤子,都来者不拒。

这种审美观点下的我在巴基斯坦挑选衣服实有些困难,尤其是漫长的夏季,材质是纯棉Lawn的浅色素雅衣服薄而透,只能在里面再穿一件打底衫,在多穿一根纱都觉得热的拉合尔不是明智之举,无奈之下,只好挑选色彩斑斓的,薄却不透,于是乎我身上也渐渐生机盎然了起来。

用手吃巴基斯坦餐

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,若非是吃包子水果一类用筷子不方便夹的东西,不然在餐桌上用手抓东西吃是被看做没有教养的表现。从小我就知道不能用手从碗里拿东西吃,若要是没忍住下手捞了,手背肯定会吃一双筷子(被妈妈用筷子打手背),以至于成年后用手拿东西吃让我有心理上的难受。

 但在巴基斯坦,非得动手吃了。巴基斯坦人的主食是烤饼Chapati或者馕Nan,他们左手拿着Chapati,右手撕下一小块来裹起或汤或肉,直接塞嘴里,滴水不漏。我刚来巴基斯坦的时候,还不会用手拿着饼吃巴餐,汤还好,蘸一下放在嘴里,虽说是滋味不多,但也能吃得成,或者像巴基斯坦小孩一样,撕成小块,泡在汤里,要么拿筷子夹,要么拿勺子舀,跟羊肉泡馍一样吃法,只是饼容易泡烂,撕多了一下吃不完泡烂了就不好吃了,相比汤,吃肉或者别的汤少的Karahi一类的食物不方便了,只能吃完饼,再吃肉,或者是先将饼放在嘴里,半张着嘴把一口肉放进嘴里,巴基斯坦的饼一定要混着肉才好吃。

 很长一段时间,全家都就我一个人端着碗,拿着筷子吃饭,以至于后来我会用手吃巴餐后,一次去巴基斯坦餐馆吃晚饭,我就看见坐在我旁边的两个中国同胞用筷子把馕和肉一块夹着吃,功夫非常了得,想想自己终究是没能用筷子一起把饼和肉一起夹起来,忍俊不禁。扎卡在家的时候他则会用小块的饼裹着肉、汤一起喂我,后来他慢慢的教我如何用三个手指拿起饼,再如何裹起肉或菜,但我始终不大接受手拿东西吃这一行为习惯。

 真正让我完全用手吃饭是去了扎卡的大伯家,他大伯在卡拉奇住了十几年,做的一手好鱼,大伯那天也做了很多鱼,从外面买来了饼,大家开吃后,我才发现没勺子,去了别人家总不能挑拣吃,不能要求主人这个那个,所以我就硬着头皮吃了起来,巴基斯坦人做鱼用水很少,跟我们做红烧鱼一样,里面只有很少的汤汁,可是因汤汁浓厚,那味道特别醇厚鲜美,一顿饭下来,我终于可以用四个手指来吃巴餐了,虽然相比巴基斯坦人的三个手指,还差些功夫,遇到汤比较稀的时候我还是会让手上流满汤,所以还是习惯泡馍吃法。

 哎,别告诉我妈我拿手吃东西啊!

 上完厕所后用水

一开始知道扎卡用手洗屁屁的时候我坚决不让扎卡的左手碰到我,后来他告诉我他洗干净了,还示范了他如何用香皂反复洗手,我还是心里犯怵。到了巴基斯坦后,巴基斯坦人家卫生间里面都有一个小水龙头,叫Muslim Shower,没有纸巾,更没有装纸巾的垃圾桶,有时候急急忙忙的跑去厕所没带纸,抑或是不敢把纸巾扔别人家马桶,就不得不用那小水龙头,一开始不习惯,水弄得到处都是,上完厕所需要换衣服裤子,很多次后,我也用得得心应手了,去厕所也不用去拿纸了,上完厕所也不会再换衣服裤子了,以至于我回国内老家后好几次上完厕所才发现自己没带纸。 

至于扎卡那洗屁屁的左手,在给娃儿洗了三年的屁屁以及跟他生活了多年之后,我也可以握着他的左手,就像握着我的右手那样了。 

一顿饭只做一个菜

巴基斯坦不像中国那般地大物博、物产丰富,巴基斯坦人也不像中国人这般善于运用各种食材,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我费尽心思的炒菜,就土豆来说,洋芋丝、洋芋片、洋芋泥各做一次,再酸的、辣的、酸辣的做一次后我也就黔驴技穷了。番茄炒鸡蛋,扎卡和我都不爱吃,茄子,小时候家里穷,一到吃茄子的季节——雨季,茄子在树上疯长啊,茄子吃了上顿吃下顿,从上月吃到下月,所以现在看见茄子我都犯怵,算是吃怕了,扎卡则告诉我他从小就不爱吃茄子。还有那包菜,炒过几次手撕包菜,直到放在桌子上扎卡和我都不想吃的时候,就对包菜厌倦了,一股浓浓的臭虫味。剩下的巴基斯坦蔬菜屈指可数,中国人又更习惯吃蔬菜,别忘了我也是中国人。后来,我就干脆只做一个菜,这样好,不会让我每天睡觉前为想明天吃啥睡不着觉了。好在扎卡本来就是巴基斯坦人,习惯了一顿饭就做一个菜,也到无任何压力。只是有时候做的菜太清淡了扎卡不大爱吃,好在他也没抱怨过我。有时候我连一个菜都想不出来了,扎卡就来做巴餐,打电话给他的妈妈,一边做一边问,打了几次他就自己做的得心应手了,甚至有时候我想吃巴餐了也会叫他做一些来吃。 

记得有一次去一家中国公司面试工作,在那里遇到个厨师,他说在巴基斯坦做厨师太难做了,不是钱少天气热的问题,而是公司的同事抱怨他做的菜经常重复,都吃腻了,可他说去了市场实在没啥可买,掰着手指头就数得过来,我俩当时算是一下子就找到知音了。 

喝加了白糖的茶

有一次我招待扎卡的朋友,泡的龙井茶,泡好后他问我要白糖,给他后,他居然把白糖放到了茶里面,我脸都绿了,真是暴殄天物,焚琴煮鹤。

这也不能怪他们,巴基斯坦人本来没有喝茶的习俗,英国殖民印度斯坦后把中国的茶文化也带到了那里,当时只有上层人才喝得起茶,茶叶很珍贵,后来英国人从中国带了茶树、劳工去到印度,在那里种植茶叶,印度斯坦人也捡起了喝茶的这一雅俗,但对于苦涩的茶却没能适应,习惯于喝奶吃糖的他们,把糖和奶加入茶叶,成了奶茶,逐渐风靡整个印度斯坦。

 一开始我非常不习惯喝这种甜甜的茶,只是每一次去别人家做客,主人都会奉上奶茶,从小被教育说不能挑主人拿出来给你吃的东西,所以就硬着头皮喝了,渐渐的也就习惯了,到了冬天,我还会自己煮上一杯热乎乎的奶茶暖暖身子。 

一年四季穿拖鞋

巴基斯坦人出奇的爱穿拖鞋,不论场合,也无论职业,婚礼上穿拖鞋,办公室穿拖鞋,开三轮车的穿拖鞋,就连在工地上爬脚手架的工人还是一样穿拖鞋。当然,也不论季节,公司的女同事甚至在冬天都穿着拖鞋来上班。 我刚来巴基斯坦的时候正是四月末,正是开始热的日子,我带来的鞋子没法穿,太热了,只好去买了两双拖鞋,买来后就没法脱下来,穿了六个月,直到十月份天气转凉了才没穿,穿上了袜子,只是,我的纤纤玉笋般的脚竟是离我远去了。